荔枝app等级

路勇的第一反应简直把陈瑜跟倩倩慌安逸了。

好臊皮。

陈瑜倒好,倩倩正在青春期,刚好是很爱面子的年纪,路勇那话直接让她恨不得立马就钻到地缝里去。想必店里的导购都在心里笑死她了。

缠着陈瑜,“妈,我要,我就要买衣服嘛。”

就要!

很坚决。

陈瑜就看路勇,“要不就买了?倩倩也不小了。”

小女生,也有爱美之心。

路勇:……

“不行。”

他态度很坚决,“才十五岁就买这么贵的衣服,以后还了得,想当初我这个年纪,穿的都是地摊货呐。将近两千块钱了,连我妈老汉加起来都没买过上千的,不行不行!”

一副不可商量的样子。

草地上田野中

倩倩的眼泪都包不住了,瘪着嘴可怜兮兮的扯着陈瑜的衣袖,“妈……”她真的很想要。

陈瑜也有自己的想法。

反正最后好说歹说,路勇终于答应只买一件羽绒服。

其他免谈。

毕竟冬天了,买件厚衣服也正常,这店里打折下来也就八百多块钱,一般羽绒服也就这个价。

倩倩抽了抽鼻子,她有着愤恨的看着路勇。

真抠!

今天给予她的耻辱,总有一天她会加倍偿还的。

这场闹剧总算要结束了。

工作人员并没有因为他们只买一件衣服而恼怒,或露出轻视不屑的眼神,面带着微笑。

很亲切。

“一共八百五十九元,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恩。

另外的支付方式也行。

路勇没现金,他钱包里比脸还干净,抽出一张银行卡。

“今天没来得及取钱,刷卡吧。”

“好的,请稍等。”

工作人员双手接过他的卡,在机器上开始操作。

路勇输入密码。

诶?

工作人员看着机器上的提示,“余额不足?”

“先生,您的卡上没钱了。”

路勇一愣,就否认,“不可能,我怎么会没钱。”

工作人员就解释。

怎样怎样。

路勇梗着脖子,“那一定是你们的机器坏了。”

不是他错。

他……

呃!

忙拿出手机查看短信,然而并没有他期待的。

尴尬了。

拽着陈瑜扭头就走,“那衣服我们不要了。”

大声道。

陈瑜都懵了。

倩倩的眼里迅速的凝聚泪水,然后一串一串的掉下来。

跟上去。

直到被拽出店门,她才反应过来,“路勇,路勇!”

大喊。

路勇不听,就直往前冲。

陈瑜大力的甩开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就跑出来。

衣服也不买了。

反悔也不是这样的呀。

就见路勇下一秒就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哭了起来。

陈瑜:……

脸都木了。

她给倩倩买的衣服是很贵,但倩倩一小女孩正是爱美的年纪嘛,那俩老不死的都多大岁数了,还穿什么新衣服,有得穿就不错了。

呵。

没想到路勇你居然还对那俩老不死的这么上心。

隐藏得太深。

“路勇,你别这样……”好丢脸。

没看到路过的人都在看吗?那些好奇的眼神。

陈瑜觉得好臊皮。

“有什么话咱们回家说,你别在这里好吗?”

心里暗恨。

没想到那俩老不死的居然在路勇心里这么重要。

路勇不知道陈瑜的心思,他抽泣,很可怜,抬起头看着陈瑜,“他们没给我打钱过来。”

哭。

眼泪在掉。

陈瑜一愣,猛的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很厉害。

两人动作很快就找到个银行,把卡插进去……

没钱。

陈瑜失声尖叫,“怎么会没钱?钱呢!钱呢!”

路勇垂头丧气。

“我……我猜我爸根本就没把钱……打过来。”

他没收到短信。

陈瑜气急了。

红着眼,“那两个老东西,那两个老不死的……”

咬牙切齿。

恨极。

她找不到出气的对象,抓着手里的包就朝路勇砸去。

心头的愤怒简直压不住。

“你这个废物,废物!连婆娘娃儿买过年衣服的钱都拿不到,我要你有何用!老娘怎么找了你这样的孬种呀!离婚,非离婚不可!”

她又打又骂。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化着妆的脸特别狰狞。

当然也顾不得周围的目光了。

才一小会儿,就围了不少的吃瓜群众了。

路勇不敢还手。

他只能用手挡着脸,连躲都不敢躲,硬抗。

恩。

就像陈瑜说的,孬种一枚。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呀。”

两人像闹剧一样。

倩倩离得远远的,咬着嘴唇,她恨死这两人了。

路大川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提着点橘子往医院赶,他一身破旧的棉衣,背越发的佝偻了。

“喂……”

话还没说完就被路勇质问了。

反正路大川回到病房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

还沉默。

把水果放在桌上就坐在床边一言不发了。

思如就问,“怎么了?”

路大川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没什么。”

他不说,思如自然也不会再追问,没意思。

不如说点别的。

“老头子,等过几天小晴回来,你走不走?”

路大川:……

看着思如,“你真打算要走?你不管勇儿了?”

能忍心?

思如眼里满是嘲讽,“我管他?我是管他太多了,才把他纵得这么一副不孝顺的样子来。”

不管了。

“说不定咱们放手一段时间,他就会长大的。”

“生活不易,他不可能一辈子活在父母的羽翼下,等咱们死了,他还能靠着谁呢。”

路大川叹气。

“我知道,可有什么办法,勇儿都习惯了。”

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惯,太难了。

“也怪咱,早知道当初就不该那么宠着他。”

思如冷笑。

“谁能想到会成今天这样呢。”

“不宠,你舍得吗?”

也不晓得是谁当初说的,要把所有都给儿子。

女,没份。

“反正我要去小晴那里,你去不去随便你。”

沉默。

路大川好一会儿才说道,“小晴什么时候回来?”

思如:“过几天。”

路大川:“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院?”

思如:……

出院吗?

“明天,我还要回去先把东西收拾好呢。”

路大川松了口气。

借着上厕所,去给路勇打了个电话,“你妈要去你姐家了,你要表现好一点。”

恩。

讨好挽留。

路勇:“特么的滚!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