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安卓版免费

入秋后的北都,白天还有阵阵暖意,早晚已经凉风瑟瑟。

在家里的小家伙正在闹情绪,撅着小嘴,红着眼眶。

“爸爸,萱萱还想看一集动画片,就一集好不好。”小家伙可怜巴巴的轻声说道。

韩墨表情严肃,语气坚决的说道,“不行。今天不能再看了,以后每天只能看三集动画片,不能再多了,今天三集都看完,爸爸关电视。”

小家伙哇的一声就哭了。

“萱萱就要看,就要看,奶奶,奶奶。”小家伙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奶奶。

陈月红抱着萱萱,慌忙给孩子擦眼泪,无奈的打着圆场,试探的说道,“要不就再让孩子看一集?”

“不行。”韩墨断然将电视关掉,任由小家伙委屈的哭,他也没有半点犹豫。

韩军远远的看着没有说话,陈月红哄着萱萱,却也没有再打开电视。

韩墨最近对小家伙实行了限时限量看电视政策,以前小家伙都是想看多少电视就看多少,没人约束她,可是韩墨发现如果不限制小家伙,她能一直守着电视,以前还可以玩玩具,最近对一个动画片特别痴迷,关电视就哭。

韩墨觉得事情有点严重,电视看多了对眼睛不好,而且与看书比起来,看电视对孩子的大脑发育不利,他更不想发生的是,小家伙像有些孩子似的,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哭,然后一哭家长就会同意她的无理要求。

这个年龄的孩子最可爱,但是也是第一个叛逆期,韩墨决定好好立规矩。

糖果色女孩你令人喜爱

小家伙已经不哭了,但是还是憋着小嘴,一副很委屈的小模样。

韩墨看孩子的情绪稍稍缓和,蹲下来,宠溺的摸了摸萱萱的头顶。

“爸爸。”小家伙萌萌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长长的睫毛上已经被泪水湿润,小声的叫着爸爸。

看到小家伙这么委屈的小模样,韩墨心也软了,可是他知道在这件事上不能妥协,他温柔的说道,“萱萱,你要知道,爸爸是爱你的。”

小家伙用力点点头,爸爸好凶,以前无论什么事,只要她撒娇爸爸就会同意,从来没有这么凶过他,所以萱萱一时接受不了,小小的心里也在怀疑爸爸是不是不爱她了。

韩墨看小家伙的情绪渐渐好转,继续说道,“不让萱萱看电视是因为长时间看电视会造成眼睛的疲劳,对萱萱的眼睛造成伤害,咱们不是不看电视,而是规定一个看电视的量,以后萱萱每天可以看三集动画片,时间一到,萱萱自己关电视好吗?”

小家伙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她没有再哭了,小心翼翼伸出一只小手轻声说,“可以看四集吗?”

韩墨笑着摇摇头,“不行哦,每天只能看三集,第三集结束,爸爸就会把电视关掉。”韩墨知道萱萱要看的动画片刚好十分钟一集,三集就是半个小时。

小家伙知道自己的争取无效,两只小手互相揉搓着说,“萱萱自己关电视。”

“好,就让萱萱自己关电视。”韩墨轻轻擦去小家伙脸上的泪痕,“现在咱们洗洗手去吃饭吧。”韩墨温柔的牵起小家伙的手。

韩墨一直认为孩子可以宠爱却不能溺爱,他可以尽自己所能给萱萱一切她想要的,却不能让萱萱养成不劳而获的性格,虽然萱萱年龄还小,却是塑造性格的关键时期,不能忽视,相比较爷爷奶奶和舒雅,韩墨确实要严厉的多。

晚饭后,小家伙很乖,坐在小书桌旁看书,以前这个时间,她都守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因为今天的三集已经看完,不能再看了,她便听话的去看书了。

韩墨坐在孩子身旁,陪着她看书,也不看电视。他知道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去要求孩子做到是不科学的,所以他在要求孩子不看电视,不玩手机的时候,自己也不看不玩。

突然放在客厅的电话响了,韩墨摸了摸孩子的头顶去接电话,“爸爸,去接电话。”

手机屏幕上跳动着舒雅的名字,韩墨接通电话。

“明天我要去录制苹果台的节目。”舒雅声音很温柔,语气中却带着小女生的撒娇。

韩墨想起来是上次舒雅说过的那个综艺节目,轻“嗯”一声。

舒雅没有得到心里想要的话,嘟了嘟嘴,继续说道,“就是《能挑战》,我上次跟你说过的,要分组比赛的,你忘了?”

“没忘,我记得。”韩墨淡然的回答。

舒雅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生气,不生气,压着火继续说道,“你既然记得,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韩墨想了想,“做游戏的时候注意安。”

“然后呢?”舒雅追问道。

然后?这真的难住韩墨了,他猜不到舒雅的小脑瓜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每次回答问题都要猜,发起脾气和萱萱一样小孩子模样,可是比萱萱难哄多了。

韩墨求饶的语气说道,“这样,你别出问答题,直接出选择题,这样我能得的分高点。”

舒雅被韩墨的话逗笑了,心想算了,谁让他是呆头鹅呢,“明天你来给我当司机。”

“明天不行,我也有工作,换个时间。”

“你也有工作?上次你没说明天有工作啊?”舒雅疑惑的问道。

“临时决定的。”韩墨回答。

舒雅有点不开心,本来想多一点和韩墨独处的机会才让他送自己,没想到他竟然有工作,不过工作是正事,舒雅有点失望,她只是想韩墨多关注自己,并不是无理取闹。

“我已经跟节目组交涉,指定了搭档,你放心吧。”舒雅笑着说道,她其实很希望韩墨会为了她吃醋,就像她总是因为韩墨吃醋一样。

“嗯,很好。”韩墨早就猜到舒雅一定会主动和节目组提出要求,这是她的性格,不然也不会拍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传出过绯闻,他是太了解,太信任舒雅所以才从不吃醋。

“就只是很好?我都是为了你,怕你吃醋。”舒雅撅着嘴说道,每次非要自己把话说的很透,呆头鹅才能懂。

韩墨笑了,“为了我啊,那……谢谢。”

舒雅撇嘴,“好了,没事了,我挂了。”说完挂断电话。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关系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以前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只有萱萱,现在竟然可以有的没的了很久,聊的内容已经不局限于孩子,虽然每次舒雅都撅着嘴挂电话,却很享受这种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