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微课app下载视频

() 十四公主差点坐在地上,心里憋屈极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自从自己刁难了十九公主一次,然后把那个没气了的小胖子扔给她之后,自己好像就是一直霉运当头,先是得罪了七公主;接着高铁花被武月打败,害得自己输了一大笔钱;再后来为了两块香皂又得罪了一个大世家,最苦恼的是最近她亲哥连她的花销钱也控制起来了,现在想一想,好像都是送走了那个小胖子之后的事!

“我……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奴才有什么特别!要不我把管家叫来,好好地问问,查查他的底细!”十四公主有点无奈的说道,她府里下人好几百,根本就记不住这些琐事。可是现在被六殿下紧紧地盯着,只好憋屈的说道。

十四公主虽然是记不得,可是管家可是如数家珍,要不然他也做不了那么长时间,被十四公主叫来,见过六殿下,这名管家马上就把诸小宝的来历说了一遍,但是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他也是从奴隶市场上一次性购买了三十名奴隶,说起来也可笑,诸小宝是作为附赠品送的,因为当时诸小宝被放在市场上三个月都没人要,每天还得供他吃喝,所以管家在和卖家讨价还价的时候,人家索性送了个不要钱的。

就这样诸小宝才来到了十四公主府。到了府上实在是不堪大用,所以一直都是做些零零碎碎活,而且就算是府里的下人们也不喜欢诸小宝,因为不会看眼色,整天迷迷糊糊的。

“嗯!我知道了,你做的不错!”六殿下也没有觉得意外,和他想的差不多,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挥了挥手打发走了管家,然后坐在那里在沉思。

“哥!要不……我去十九妹那里把这个奴才给要回来?”十四公主小心翼翼的问道。

“要回来?……”六殿下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猛地眼睛一亮:“不错,这倒是个办法,看看十九妹有什么反应!要是她不肯,那就说明很有问题了!”

六殿下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妹妹,还别说,有时候还能出点主意。这让十四公主也非常的兴奋,难得能得到亲哥的赞许,下个月的花销又可以多讨一些了。

“那要是十九妹真的把诸小宝还给我们了?还真的把他带回来啊?”十四公主又问道。

“带回来?要是真的十九妹毫不犹豫的还了回来,那就说明我们的判断是错的,找个没人的地方杀了就行了,还带回来干什么?”六殿下有点不屑的摇了摇头。

“公主,我去吧!我倒要看看上一次为什么没有打死他?”高铁花自告奋勇的说道,她现在少了右臂,时时刻刻都在担心会失宠,所以她拼命地练习左手刀,而且比以前更加的卖力,极尽所能的讨好十四公主,她不想失去现在的地位。

“可以!胡铁轮,你也一同前往,顺便探查一下端木十一朗有什么动作。西源城这个地方七姐还是不肯放啊!”六殿下闭上眼缓缓地说道,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七公主。

淡淡的粉色呆萌少女

就这样,胡铁轮和高铁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西源城。然后就找到

了十九公主的府宅,说来也巧,他们来见十九公主,正好是武月刚刚出去找诸小宝去了,所以并没有碰到,要不然高铁花还真是不一定能忍得住要报一刀之仇。

“什么?十四姐想要讨回诸小宝?为什么?”十九公主听了高铁花和胡铁轮的来意,不由得心里一惊,但是脸上还是很淡然的问道。

“是这样的,十四公主前一段时间府里又新进了一批下人,其中一个居然是诸小宝的姐姐,做事非常得公主的欢心,她求公主让他们姐弟相聚,我家公主也是一片善心,所以就让我来把诸小宝带回去,公主说了,钱不是问题,随便十九公主开价!”高铁花把一路编好的台词说得很是熟练。

“哦?十四姐可真是善心大发啊,居然千里迢迢的就为了个下人?”十九公主本来还在判断这话的可信度有几分,现在马上就判定是假话了,因为十四公主从来没有什么善心,她府上每年被所谓家法处死的下人都有好几十个。

“是啊,是啊,想必十九公主也不会为难诸小宝他们姐弟团圆吧?”高铁花居然是用话在挤兑十九公主,要是不给,那就是没有善心,不让人家姐弟团圆。

“呵呵!可是真是要让你们白跑一趟了,诸小宝现在已经不是奴籍了,在文王那里我已经给他消除了奴籍,现在他更愿意在这里做个平民!我倒是觉得十四姐要是这么有善心,还不如把诸小宝的姐姐给送过来,让他们姐弟团圆。同样的,价钱随她开!”十九公主淡淡的一笑说道,反倒让十四公主把人送到这来。

“啊?不可能啊,诸小宝又没有上阵杀敌,集满五十个人头,怎么可能消除奴籍?”高铁花不由得惊叫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文王做事难道还要你们来干涉?”十九公主沉下脸来说道。

“不敢!只是这不合规矩……”高铁花赶紧低下头,毕竟十九公主的身份要比她尊贵多了,能见她也是给十四公主面子。

“哼!规矩,据我所知,你高铁花以前也是奴籍吧,也没见你斩获五十颗人头,还不是在六殿下那里消除了奴籍?现在你居然还敢指责别人?”十九公主冷冷的哼道。

原来高铁花也是奴籍出身,所以她拼命地讨好十四公主,拼命地练武,终于是花了十年的时间,才算是得到了十四公主的赏识,带着她去六殿下的封地消除了奴印。要不高铁花对十四公主怎么那么尽心尽力呢,本来就是奴才!

“既然这样,那我等告退!”胡铁轮在一旁赶紧施礼说道,现在情况有了变化,他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先不要触怒十九公主。先告辞,再想办法。既然是诸小宝已经消除了奴籍,那就不好办了!

从十九公主那里出来,胡铁轮和高铁花都是明白了,这个诸小宝绝对是个关键人物,要不然十九公主也不会通过文王给他消除奴籍,这得多大的面子。但是现在怎么样才能知道诸小宝的下落呢?不得已胡铁轮只好动用了六殿下安排在十九公主这里的眼线。

说起来六殿下做事可谓是未雨绸缪,

早早地就安排了人在十九公主的府里。而且地位还不低。就是那和诸小宝刚来的时候带着一群家奴欺负诸小宝的小翠。要不怎么当初黄铁匠刚到十九公主的府上,六殿下就已经知道了呢!

只不过小翠在被武总管责罚之后,就失去了武月的宠信,后来跟着来到西源城,武月更是不需要有人来伺候了,因为每个女护卫都是配备了肥皂,所以武月连自己的衣服也是自己动手洗了。

而因为人手紧张,小翠被分配到了洗衣社,专门帮着那些男兵洗衣服。每个兵营都有这么一批后勤人员。所以后来小翠也没能提供什么有用的情报,但是她一直都能领到六殿下那里发的薪水。

现在胡铁轮只能是动用这个眼线了,而且小翠本来也是怨气深重,对武月非常的嫉恨,武月因为后来也觉得小翠太过的娇蛮,有意让她去洗衣社锤炼锤炼,改改性子,所以小翠是非常的嫉恨武月,想着能早点立个大功,然后去六殿下的府上当个丫鬟,这也是当初说好的条件。

胡铁轮和高铁花看似信马由缰,其实是在观察十九公主的那些兵营,虽然不能靠近,但是在外围还是能看到一些的,然后一路上找到了只有他才识得的标记,很快就在河边看到了小翠。不就小翠就偷偷摸摸借着方便的机会,来到了胡铁轮的跟前。

没想到这个小翠竟然对诸小宝了解的很多,倒不是因为收集情报,而是她非常羡慕那些女兵,同时耳闻目睹的也就知道了很多关于诸小宝的事。

以前诸小宝是住在十九公主府里,反倒是没人知道。现在住下女兵营,他的行踪就渐渐的瞒不住了!可巧今天她们出去洗衣服的时候正好还看到了诸小宝等人朝着西城门出去。当时小翠还在懊恼,想不到曾经最不被看好的一个奴才,现在竟然还带着人骑着马随意的出城,这让小翠的心里非常的羡慕又嫉恨。自己现在的处境说起来也是因为诸小宝才变成这样的。

“出了西城门?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高铁花不由得兴奋起来,在西源城中,她不敢放肆,但是一旦出了城,那可是没有什么可忌惮的了!

就这样,胡铁轮和高铁花才追出了西门,但是出来之后,他们有点茫然,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追,所以只能是跑出城门守卫的观察范围,等着诸小宝回来。

而武月则是很胸闷的去了女兵营,训练了一会儿新兵,实在是有点心不在焉,被武总管呵斥了一顿,武月没精打采的又回到了公主这里,向公主汇报:“没找到铜无心,她和诸小宝出西城门了!”

不是公主让她和铜无心好好地结交一番嘛,这个任务没能完成,所以武月还是来汇报了一声,其实她是心神不定,想和十九公主说说话!

“什么?诸小宝出西城门了?这个该死的小胖子一点也不让我省心!武月,快,快,快去追他们,高铁花他们刚刚来过,想要讨回诸小宝,我怕诸小宝会有危险!”十九公主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赶紧对武月急切的说道。

“什么?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