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头歌曲改编app

加罗尔被熊猫从床上叫醒时,身上照例盖着两个姑娘。

实在不是他非要这么做,而是自打从贝马大学的小处长一跃成为有钱有权有势的贝隆城市长后,他的桃花运不知怎么的也就跟着旺盛起来,每天都有不想再努力的小姑娘,努力地前赴后继往他身上扑,而他又是一个善良的中年男人,实在不懂该如何拒绝。

所以久而久之,好像腰子就不太好了……

“哎呀我草!你们师徒俩是嫉妒我治理城市的才华是吧?每天非要这么进来!?”从床上摔下来的加罗尔揉着腰,满脸怒气地冲熊猫抓狂吼道。有钱有权有势后,除了不敢在耿江岳面前摆谱,加罗尔这货现在几乎都快不把中南次大陆联盟的政府次长放在眼里了。有贝隆城这块肥肉在手,他现在明面上贝隆城的统治者,但更深一层呢?那就是耿江岳的合伙人呐!

和耿江岳平起平坐的人,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

加罗尔甚至在想,要不是自己最近腰子不行了,这会儿就该天天啪、时时啪,分分秒秒都在啪,争取在有生之年啪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出来,到时候中南次大陆就是两大家族,和希伯联合国的十三家族,和东华国的刘家、赵家遥相呼应,成为这个世界上,崭新的另一极力量。然后等到若干年后耿江岳挂掉,那他的后代,就将是这个世界诸多的背后操控者之一。

而加罗尔这个姓氏,也将跟希伯姓氏一样,成为权力和财富的象征!

只可惜,说一千道一万,腰子确实是不怎么行了……

加罗尔揉个不停,熊猫看了眼他两腿之间的马赛克,很低级趣味地露出一抹老子赢了的笑容,然后不紧不慢,把耿江岳刚才的要求说了一遍。

加罗尔闻言大惊,急急忙忙连小裤裤都来不及穿,就赶紧给昨天闹事的群众代表和海狮城的傻逼移民代表发了弹送语音。

紧接着短短18分钟后,贝隆城市政厅一楼大堂里,便挤满了人……

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居多,看样子就知道,妈的肯定连牙都没刷就跑来了。

海风的吹拂

“啧!啧啧啧……”

耿江岳坐在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看着面前几百个代表,不住摇头。

奶奶的,果然什么口号,都比不上真金白银的号召力。

这群狗杂碎,熊猫掏不出钱来,他们就拿熊猫当猴耍,吵来吵去就是没个谱,而且想什么时候吵就什么时候吵,完全不讲规矩。可他耿江岳带着大单子一来,这下就集体老实了。

人性啊……赚少了就是亏,怎么形容好?

尤其是海狮城这群都已经自动放弃国籍的家伙,现在又想拿自己的海狮城出身当颗蒜了?

两个月前咋就没这么爱国啊?

人性啊……谁强谁就是我爸爸,怎么形容好?

“不能这样,太贱了,毫无底线和尊严的贱……”耿江岳轻声嘀咕。

坐在一旁的加罗尔,一脸赞同地点头:“没错,这群贱货!就是缺少政府的鞭打!”

耿江岳转过头,静静地用“你自己体会”的眼神看加罗尔一眼。

加罗尔想了想,抬手在自己脸上一抽,道:“同样的,我们政府里头的个别人,也经常缺少人民群众的鞭打!该打!”

“嗯……”耿江岳满意地点点头,道,“都是相互的,互相鞭打就有点道理了。人民和政府,不是对立的,但个别仗着政府身份的人,和个别拿自己代表群众的人,你懂的吧?群体和个体,既要结合看,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地具体看。地图炮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激化矛盾,导致更大的问题。要解决问题,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实事求是。”

说到这里,随手拿出大喇叭,音量极大地对着全场说道:“就像今天过来的这些人,你们说他们全都错了吗?不能吧?本地人觉得自己被外来者占了便宜,心里不高兴,很正常。外来的呢,想尽快地让自己的生活正常起来,富裕起来,最好还能在这里生儿育女,有这个想法,那也很正常。那么大家觉得,我们既然两边都没有错,那么谁错了呢?”

挤成一团的几百个代表中,既有本地代表,也有移民代表,双方混杂一处,互相茫然地对视,然后突然有人大喊:“你错了!”

耿江岳沉默片刻,淡淡道:“再给你个机会。”

那人想了想,突然看到坐在耿江岳身旁的死胖子,眼睛一亮,改口大喊:“哦!我知道了!是贝隆城政府错了!是政府的错!”

“对!是政府的错!”

“都是这个傻逼市长干的!”

几百号人还当找到了宇宙真理,甚至以为自己水平很高,居然参透了这个要点,一时间群情激奋,简直停不下来,听得加罗尔脸得特么绿了。甚至有人早上出来匆忙,一坨便便不小心停在了裤裆里没处理掉,当场就要掏出来往加罗尔脸上怼。好在这货刚把手伸进去要发动突袭之际,耿江岳恰是时候地打住了众人的狂欢,冷不丁嗓门一高:“错!大错特错!”

全场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那个掏便便的老兄,进退两难地把手停在了裤裆中。

加罗尔露出感激的神情,深情望向耿江岳。

可还是高兴得太早,因为下一秒,就听到耿江岳无情地说道:“加罗尔,确实是有错的,但那是他个人能力和水平不足的问题,没能解决掉这个事情。但是你们说全都是政府错,这个表达就问题了。这特么怎么能完全是政府的错呢?你们两拨人,要是自己能协调好,甚至压根儿就不需要往这里来。是,没错,贝隆城加罗尔政府,腐败又无能,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加罗尔个人没文化、没水平,但这些是造成今天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吗?

这顶多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原因之一!

而且还是比较次要的原因!

你们拿一个次要矛盾的次要方面,来解释今天的主要矛盾,这就是典型的认识能力不足!

那么各位,你们再想一想,我们现在的矛盾,到底是什么矛盾?

是你们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吗?

显然不是,对不对?

今天的主要矛盾,这是你们本地人和外地人分配利益不均的矛盾,对不对?

这怎么能怪到加罗尔头上呢?

难道他不贪污、不腐败,你们的问题就能解决了吗?

不可能的嘛!

根本不挨着嘛,对不对?”

耿江岳说得很认真。

台底下的代表们也听得认真。

只有加罗尔,听得想死。

但耿江岳根本不在乎加罗尔的感受,继续往下说道:“所以我说,今天到底是谁的错?要我说,既然你们两个群体之间都没有错,那就是你们当中的个别人,个别人错了。因为个别人的过错,你们把怒火烧到了整个群体头上。

海狮城的难民代表,我问你们,你们这群人现在没地方住了,流浪到这边了,不管有没有养猪这件事,这边的居民好心收留了你们,至少在第一时间,人家没有驱赶你们,还给你们找了废弃工厂住下来,各家家庭还用自己的房子收留了你们,给你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让你们暂时有个地方可以吃饭,你们摸着良心说,是不是该感谢人家?是不是没理由恩将仇报?”

人群中,几个海狮城的难民代表,互相看了看,略显羞愧地点点头。

“对嘛,你们是客,首先就得心怀感激。人家不收留你们,你们连住下来的资格都没有,哪儿来的脸再跟人家抢好处?”耿江岳话说得很重,本地人代表们纷纷露出高兴的神情,不料这好话才说了一句,紧接着立马就拐了弯,“但是!现在不能竞争,不代表将来不能。为什么呢?这就要说回咱们本地人一些个别犯了错误的人了。

海狮城难民的错误是,个别人没摆正自己的位置,说了不该说的话,动了现在不该动的念头,但咱们本地人,就没有这样的错误了吗?有的,而且错误也很明显。咱们本地人,既然已经接纳了这些难民留下来,那就不能完全再把人家当难民看。

难民也是要过日子的,也是要过正常日子的。

而且我为什么要送他们过来,那不正是因为我知道,贝隆城现在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你们以为,海狮城每年真的只需要十八万吨的生肉就够了?

不是的,那只是个最基础的数量,人均每个月才几斤肉,那怎么够啊?

这个数据,今后起码还要再翻一番,甚至翻两番。

所以咱们本地人排斥外地人,那就是很短视的想法。

有这些人在这里,海狮城和贝隆城就一直有联系的纽带,将来海狮城的经济要是发展起来,你们这边,除了发展养殖业,还能搞很多其他的东西。以前你们这边的社团工厂,走私锅碗瓢盆到新基亚尔,现在新基亚尔封锁边境了,你们的锅碗瓢盆,将来可以卖给海狮城啊。或者通过海狮城,卖到被的地方去啊。你们以为海狮城就是一座孤城吗?你们真以为有什么国家能封锁得住海狮城吗?还有便宜的全效解毒剂,除了海狮城,这世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地方能买到吗?想想,好好想想,好好用你们聪明的脑瓜子想一想……”

耿江岳指了指自己的头。大厅里的众多代表们,纷纷露出认真思考或者露出假装认真思考的表情,并同时都打心眼里很认同自己有个聪明脑瓜子的说法。

“所以说,我们本地人,错在哪里了?你们错在把眼前的利益看得太重,却忽略了往后更大的利益,当然,可以理解。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一下子被人咬掉一块肥肉,是要着急的。换了我,我也着急。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这个问题,要解决起来,也很容易。”

耿江岳随手一指把手放在裤裆里不肯松开的那位本地少年,问道:“靓仔,我问你,你们本地人,就是不想让海狮城的这群难民,分走你们的十八万吨生肉订单,是不是这样?”

那掏裆靓仔有点懵逼,转头看看他身边的老兄弟。

老兄弟刚才还没感觉,但这时候,突然觉得四周的环境质量有点问题,眉头皱得很深,很深沉地朝掏裆靓仔点了下头。掏裆少年忙对耿江岳点头,应了声:“嗯。”

“这就对了!”耿江岳一拍桌,朗声道,“那我现在就正式宣布,从今天开始,这个十八万吨的订单,就归你们本地养殖户所有,谁也不许插手。至于你们自己内部怎么分配,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跟我跟加罗尔,还有跟海狮城的这些难民,就没关系了。

这个事情,算是说清楚了吧?”

大堂里的本地人代表们,先是互相之间对视,然后就开始小声嘀嘀咕咕起来,但就是没人站出来,大声地说一句“清楚了”,还是含混不清的。

好在耿江岳早知道会这样,立马转过头,对已经被大喇叭震得耳鸣的加罗尔喊道:“加罗尔,你是这里的市长,你就是本地人最大的代表,我现在问题,你清楚了吗?”

加罗尔捂着耳朵,音量控制不准地大叫道:“知道!知道了!”

这一嗓子喊得极其高调,台底下的人,没有听不到的。

耿江岳又继续道:“那要是以后本地人再说什么要赶走难民,要是再三更半夜把难民赶出去喂怪物,我就来找你麻烦啊!”

本地代表们的说话声瞬间弱了下来。

加罗尔更不服道:“又是我?”

“妈个逼,你特么是市长还收老子钱了,老子的生意出了问题,我特么不找你找谁?找他们有用吗?”耿江岳指着底下,底下的本地人代表了全都不出所料地没人吭声。

加罗尔绝望了,叹了口气:“我要加钱。”

耿江岳竖起一根指头:“交易税,多给你一个点。”

加罗尔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谢谢爸爸。”

“不要乱叫,我没你这样的儿子。”耿江岳拍拍加罗尔的肩膀,又转向了代表们,“不过这件事,还没完。这十八万吨归本地人,接下来从今天开始,海狮城全年的生肉收购量,从这一刻起,改成每年三十六万吨。”

“三十六万吨……?”大堂内顿时一片哗然。贝隆城的养殖户一共就这么多,满打满算,一年都养不了这么多猪牛羊和半人马、黄泉鹿之类的玩意儿。

耿江岳不管他们,自顾自道:“钱,我已经全部准备好了,还是那个价,每斤一百联盟币,童叟无欺。只要你们能吃得下这个订单,订金随时都能付给你们。

但是问题是,你们吃得下吗?显然有困难,对不对?

所以这个单子啊,还是得多找点人来做。

海狮城的这一万多个难民,能不能一起做,嗯?能不能?”

本地人们不说话,海狮城的难民代表却忍不住了,高喊道:“能!能做!”

“对!当然能做!”耿江岳直接拍了板,“但是你们现在没有这个基础,没有地方,也没有养殖经验,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人,那怎么办?能不能先跟本地人好好合作一下?

我建议,以后这多出来的十八万吨订单,本地人和难民,一人一半。

今后贝隆城的市场份额,按三比一来分,本地人拿三分,海狮城难民拿一,可以吗?

现在就举手表决,同意的举起手来让我看看!”

两百多个代表,互相之间看来看去。

突然间,人群中一声暴喝:“我同意!”

掏裆靓仔激动地把手从裤裆里摸出来,高高聚到头顶。他身边的人闻到那味儿,当场脸色就不对了,可饶是这样,还是挡不住其他没闻到的人的热情。

市政厅一楼大堂,一双双手犹豫又期待地举起来,声声喊道: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算我一个!”

耿江岳看着人群中有人激动得弯腰吐出来,不禁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那么咱们这个事情,就算定下来了。今后谁要是再闹事,就按照贝隆城的当地法律处理。

要是你们当中还有人觉得亏,那也可以再换个角度去想一想,海狮城的难民,现在是难民,可要是咱们这个生意能持久,那十年时候,人家还是难民啊?十年之后,这些难民的后代,可就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了,到时候这个市场份额,还需要分那么清楚吗?

所以咱们本地的养殖户不要觉得亏了,难民们也别感觉被限制了。做事情,要往前看,贝隆城八十万人,海狮城难民才一万多人,互相之间年轻人看对眼的,既然大家都是养猪的,结了婚两家人变一家人,小作坊变小工厂,那不是双赢的事情吗?这一万多难民,不就分分钟变成只有几千了?再过个几年,只要自己不坚持非要说老子就是哪里来的,贝隆城哪儿还能有什么难民?那就是百分之百的份额,都归了贝隆城,对不对?

要是有人觉得,这一万多人占了贝隆城的资源,心里头不舒服。

但你再仔细想一想,这特么也就只是件丁点小的事情啊!

现在盖一座超级大楼,成本是两千亿东元。海狮城过来的难民,现在挣的就是东元。这么多人,一万多人,几年之内几幢超级大楼还盖不起来,还用消耗贝隆城的资源?

他们这些难民挣来的钱,到时候变成超级大楼,以后人走得了,房子走不了,那还不是替贝隆城做贡献?对不对?所以,目光要长……我草!谁特么拉裤子里了?!”

“呕~”加罗尔突侧过身子,张嘴就吐了一地。

耿江岳捏住鼻子,开启【天心通】,一眼扫到罪魁祸首的靓仔,顿时胃里一阵抽动,我靠一声,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玛丽莲酒馆内,熊猫正搂着媳妇儿做下流的小动作。

耿江岳突然出现,玛丽莲小姑娘啊的一声叫,红着脸羞涩逃走。

熊猫看着耿江岳惊慌的表情,不由问道:“怎么了?”

耿江岳甩甩脑袋,把刚才的一幕从脑海中过滤出去,一掌搭住熊猫的肩膀,说道:“我跟他们谈好了,以后每年进口三十六万吨生肉,三一分,本地人拿三,难民拿一,你去搞合同。跟加罗尔签约。以后这个事情,市场管理方面,本地市政府说了,具体买卖,你成立个公司,招点人手管一下。再让本地人和难民们自己成立一个生肉协会,选几个靠谱的话事人出来。”

熊猫问道:“那我自己能做吗?”

“不行,海狮城公务员不许经商。”耿江岳一口否决,“不过你可以利用平台收点管理费,利润的百分之五十归你自己支配,别搞乱了就行。”

“我草,师父我爱你。”

“不用了,我爱你师姐。”

“那不是师娘吗?”

“这么喊……比较刺激。”

“我草,师父你这属于心理疾病啊……”

“滚,少废话,干你的活去。”

“好咧~!”

耿江岳赶走了熊猫,自己坐在还没开张的小酒馆里半天没动弹,然后过了好久,突然拿出一瓶酸枣酒,猛地敦敦敦灌下几大口,把造反的胃镇压下去。

然后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呼……”他不适地摸着肚子,抬起腕表看了眼,表上又有了网络信号。

屋外阳光灿烂,正是蹭网的好日子,耿江岳随手点开腕表上的网页,把全息投影放出来,然后登上一个不起眼但观察了很久的小论坛。

原本只是想随便瞥一眼,记录一下求移民的幼儿园、学前和小学老师们资料。

可一个明显有点特殊的帖子,却立马就抓住了他的眼球。

“猎鹰城光明礼拜堂17弄89号,小学,初中,大学,全家走,越快越好!救命!”

看字眼,发帖的人显然很急切。

而猎鹰城这个地方,也足够让人产生各种联想。

耿江岳扫了眼发帖时间,就在八个小时前。

掐指一算,也就个海狮城差不多经度的猎鹰城时间,昨晚上的十一点左右。

“嗯……”耿江岳沉吟片刻,迅速将帖子关闭掉。

半分钟后,海狮城上空,一道白光闪过。海狮城总部大楼内,安安的市民卡里,收到了一条短信:“媳妇儿,我晚上晚点回家,有急事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