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大奶美女裸体

“刺客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为什么需要跟我谈一谈?”在处理了女婴这件事后,希尔维亚转移到了另外一件正事上,向雷欧询问道。

“这个刺客是天空之主教会的清理者。”雷欧直截了当的说道。

希尔维亚愣了愣,立刻摇头,质疑道:“不可能,天空之主教会是绝对不会派出清理者对我下手的。”

雷欧没有反驳希尔维亚的话,他仅仅只是将自己把刺客带到采石场后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然后才问道:“你在天空之主教会有没有敌人?就是那种恨你入骨的敌人?”

“当然有。”希尔维亚毫不犹豫的承认了雷欧的猜测,但同时又补充道:“就算是这种死敌也同样不可能动用清理者对我下手,且不说我在天空之主教会的身份,就算没有天空之主教会的身份,我在天空之主教会的敌人也要顾忌我的伯爵爵位,因为教会派人刺杀贵族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最忌讳的事情,一旦发生,哪怕那个教会的声望再高,也会被所有王国视为敌人禁制传教。这种事情在以前发生过,当时各个王国联合起来把一个做出这种错事的正教庭教会驱逐、打压,不到一年时间就让这个教会从维纶世界彻底消失了,要知道那个教会还是一个背后站着真神的教会。”

雷欧没有顺着希尔维亚的话语讨论教会不能对贵族出手这件事到底是对是错,而是反问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那个有着神灵赐福的清理者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刺杀托兰的?”

希尔维亚没有回答,虽然她不认为天空之主教会会派人来杀她的儿子,但她也没有否定雷欧调查到的东西,显然以雷欧的能力是不可能认错那名刺客的来历的,那么这件事中间肯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希尔维亚走到了套间外,朝始终守候在旁门的一名部下吩咐了一声,随后回到了房间等待。

雷欧也没有追问,待在了摇篮旁边,仔细监控小女孩身上的伽马射线,对小托兰的影响,正如他猜测的那样伽马射线能够影响到小托兰的血脉,让它们产生出一**的异常动静。

不过,所有的动静也仅此而已了,很快小托兰的血脉就适应了这股弱小的伽玛射线,没有再对伽玛射线产生任何反应。

“怎么样了?有什么问题吗?”希尔维亚这时也在旁边,她从雷欧的种种行为知道雷欧正在监控托兰和女婴的情况,看到雷欧微微皱起了一点眉头,便紧张的询问道。

“事情有些超乎预计,”雷欧叹了口气,回应了希尔维亚一句,然后正色道:“我们孩子身上的血脉实在太强了,现在的伽马射线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无论是有利的影响,还是不利的影响。”

清新甜美的怡人

听到雷欧的话,希尔维亚愣了愣,感觉雷欧这似乎是在夸奖小托兰的血脉纯正,于是便笑着逗弄了一下还在沉睡中的小托兰,又逗弄了一下小女婴,跟着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这个小家伙取个名字?”

雷欧稍微想了想,说道:“叫爱琳怎么样?”

“爱琳吗?”希尔维亚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也好,就叫爱琳吧!她就是我们的养女爱琳,既然儿子跟你姓了,那么这个小家伙就跟我姓,就叫她爱琳·贝尔蒙特。”

“爱琳·贝尔蒙特吗?”雷欧听到这个名字忽然一怔,因为这个名字唤起了雷欧的一些不重视的记忆,他记得当初和爱丽丝·贝尔蒙特在雅姆岛探索的时候,爱丽丝·贝尔蒙特曾提到过贝尔蒙特有一个家族成员竟然成了天空之主教会的教宗,而那个成员就叫**琳·贝尔蒙特。

这个消息雷欧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当时也只是下意识的认为爱丽丝提到的这个爱琳教宗很可能是过去某个贝尔蒙特家族成员,毕竟爱琳这个名字在维纶各国都非常普通,贝尔蒙特家族过去有好几个成员都是以爱琳为名。

但现在,自己无意中给养女起了爱琳这个名字,加上希尔维亚表示让女孩跟自己姓贝尔蒙特,便立刻产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应,那就是爱丽丝当初提到的那个爱琳教宗很可能是来自于未来世界,就是眼前这个女婴爱琳。

就在雷欧因为爱琳·贝尔蒙特这个名字而浮想联翩的时候,套间外传来的敲门声,跟着便看到希尔维亚的那些手下将一份份的资料拿进来,整齐的摆放在了桌上,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希尔维亚坐在了桌子旁,随手拿起一份资料,沉声道:“这些都是我收集整理的联合王国内部各个教会的资料,我们或许能够从这些资料中找到为什么会有天空之主教会的清理者刺杀托兰。”

雷欧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也拿起一份资料快速的翻看了起来。

虽然这些和教会有关的资料很多,已经将客厅的桌子堆满了,并且高高的垒砌,内容也非常详细,一页纸都写得慢慢的,但以雷欧的阅读速度,依然很轻松的就将这些资料通读了一遍,然后便看到他靠在沙发上,双目微闭,脑子里快速的将这些资料按照自己的方式整理了一遍,归纳到资料库中。

通过整理这些资料,雷欧非常详细的重新回顾了一下资料上的内容,将所有可能和刺杀托兰有关的内容,专门调出来,加以分析,很快他就有了一些线索,并且根据这些线索找到了刺杀托兰的可能性原因。

“你看看这几份资料。”分析出结果的雷欧快速的从桌上的资料堆中抽取了好几份资料档案,将它们递给了希尔维亚,说道。

希尔维亚接过这几份资料认真的看了一遍,说道:“他们认为托兰是什么狗屁灭世者?”

雷欧非常严肃的说道:“我猜应该是这样的,这些人在各个教会的势力可能并不大,但却也拥有一定的权力,能够派遣一些任务给清理者,其中也包括了天空之主教会。”

在雷欧拿出来的那几份档案资料中,都记录着整个维纶大陆最近的一些比较突出的教会活动和新出现的教会思想。

自从世界发生异变以来,灰雾笼罩了海洋,并且不时的会从一些城市中冒出来,世界各地出现大量的变异者,整个世界的局势在稳定和崩溃的边缘徘徊着,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而这也使得民间各地出现了大量末日思潮,并且这种思潮也影响到了教会内部,各个教会也都根据这些末日思潮,创造出了一些教会经文,而所有的教会经文中,都提到了一个灭世者传说。

各个教会的灭世者传说都是大同小异的,说是某个灭世者会从灰雾海中或者黑森林里走出来,潜藏在人类中,逐渐壮大,最终掌握世俗和超凡的最高权力,带领着他的怪物军团,开始毁灭整个世界。

让人感到可笑的是这个流传甚广的灭世者传说最开始其实是地下邪教的思想,在过去被正教庭斥责为异端邪说,任何传播这类邪说的人都会被视为异端,而现在这种思想不仅仅在民间传播,甚至就连正教庭教会内部也开始将这种异端思想划归到了正统思想的行列中。

因为这个灭世者传说的缘故,使得那些信奉灭世者传说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海洋和黑森林这两个地方,对所有从海洋和黑森林出现的人进行审查,尤其以那些年纪小但却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为主,并且从情报资料上来看,无论是教会,还是民间组织都已经杀了好几批被怀疑是灭世者的人。

正因为如此,雷欧和希尔维亚从黑森林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了,并且也注意到了托兰,从种种迹象来看,托兰似乎非常符合灭世者的条件,只是因为希尔维亚的特殊身份,所以没有人敢立刻动手,拖到了现在才最终忍不住出手了。

其实,希尔维亚这段时间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清理帝国间谍和王国叛徒这件事上,再加上她已经辞去了裁决者的职务,所以也没有将太多心思放在教会的事情上,从而漏掉了这些情报资料,否则的话,她肯定会发现教会针对小托兰的一些不轨行为。

从这些情报上来看,维纶大陆民间关于灭世者传说的思潮影响很大,不少民间团体都是这种思潮的信奉者和推动者,甚至就连联合王国政府内部也有不少人有着类似的想法,但在教会内部,这种灭世者传说的思潮依然还是属于小众思潮,只在内部很少一部分人中间流传,而这些人中也不乏一些教会高层,也正是他们的努力才将灭世者传说被划归到了非异端学说中,让普通人也能够看到并学习,从教会内部已经建立起了多个灭世者学派就可见一斑了。

在这些情报资料中,还有几个人的个人档案,这些都是希尔维亚吩咐手下调出来的,这几个人的档案都是现在维纶大陆天空之主教会的高层,而这几个教会高层也都拥有调派清理者的权力。

天空之主教会的清理者并不像雷欧认为的那样可以轻易的被人调派出去执行任务,每一个清理者任务都需要五名名为清理者修士会的成员进行任务审核,然后再交由一名拥有清理任务权限的教会高层二次审核通过,才会派出清理者执行任务,神灵赐福的清理者派遣任务更加严格,需要至少两名高层进行二次审核,而且审核人选都是随机从高层中挑选的,不是固定选择。

这也就是说,刺杀小托兰的行动至少有七名天空之主教会高级教士参与其中,其中两人还是教会高层。

只是,让希尔维亚和雷欧感到奇怪的是资料上这几名有二次审核清理者任务权限的教会高层却没有一个是灭世者思潮的信奉者,反倒他们都认为这种灭世者思潮完是异端学说,别说将其放到正规典籍中洗白了,就连让纪录它的书籍出现在天空之主教会的圣堂中,都是对天空之主的亵渎。

“不是天空之主教会派遣的杀手。”希尔维亚在看完了这些档案后,非常果断且肯定的做出了判断。

雷欧愣了一下,问道:“那几个负责二次审核的天空之主教会高层和你的关系……”

“他们都是我的老师。”希尔维亚肯定的回答道。

雷欧闻言沉默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如你所想的那样,并不是天空之主教会派遣的杀手,那么这件事就更麻烦了。”

希尔维亚很快就猜到了雷欧的想法,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天空之主教会内部已经出了问题。”

雷欧徐徐说道:“天空之主教会的总部在美加利加王国,维纶大陆只是分部,随着灰雾封海,分部和总部的联系应该已经断绝了,在这种情况下,变异者大批出现,再加上民间的各种谣传,一些信仰并不坚定的教会成员恐怕就会产生其他心思,教会本来的一些规则也必然会被人摒弃,新的规则会暗中出现,比如派出清理者的程序或许就是改变的规则之一。”

希尔维亚闻言,脸色有些阴沉,站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走动着,显然天空之主教会在她的心目中有着不轻的地位,如今天空之主教会内部出现不可预测的变动,这让她有些心烦意乱。

不过很快她就从那种异常状态下恢复过来,沉声道:“我是联合王国的伯爵,我的儿子是伯爵爵位继承人,然而现在我的儿子被教会的人刺杀,这件事于情于理都需要让王国知道。”

雷欧也同样猜到了希尔维亚做出这个决定的后续想法,说道:“把这件事上报给王国,让王国施压,然后你作为受害者进入教会内部调查吗?”

希尔维亚点了点头说道:“于情于理,王国都不应该在这件事上置之度外。”

雷欧也很赞同希尔维亚的决定,想了想,说道:“我也去城里的黑市看看,或许能够打探出一些消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