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和别人的不一样

那中年男子这才想起来门口还有他的保镖,这一下他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声地往着外面喊道:“小明,快进来!快点进来!我被人打了!们两个快点进来啊!”

叶秋冷笑着说道:“别喊了,的人现在在地上躺着呢。”

那中年男子心中更加的惊恐了,只见他对着叶秋说道:“到底要干嘛?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叶秋指着躺在沙发上红着脸喝醉酒的赵梦蕊对着那中年男子说道:“们敢搞老子的人,今天老子就让们知道什么叫后悔!”

那中年男子这才终于明白过来,看来这小子是赵梦蕊的男朋友,只见他换上一张笑脸,对着叶秋说道:“兄弟,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不过是要将赵梦蕊给抬起,送她回家的。”

叶秋走到那中年男子面前,一只手伸出,抓住那中年男子的头发,将他给拎起来,然后另外一只手往着他扇了过去。

啪啪啪……

又是连续十几巴掌,那中年男子也同样被叶秋给扇成了猪头。

接着叶秋一拳打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肚子上,他再次往后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摔在了地上,接着便呕吐了起来。

叶秋没有再理会他们两人,只见他转过身去,来到躺在沙发上处于醉酒状态的赵梦蕊面前,温柔轻声地对着她说道:“蕊蕊,我是叶秋,没事了,我现在送回酒店。”

蜷缩在沙发上的赵梦蕊此时听到叶秋的声音,紧绷着的身子突然放松了下来,只见她嘴里喃喃地说道:“叶秋,真的是吗?真的来了?”

叶秋微笑着说道:“真的是我,我来了。”

请叫我水果女孩

赵梦蕊艰难地睁开眼睛,果然她看到了叶秋,她这才终于完全的放下了戒备,蜷缩的身子这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叶秋弯下身子,将赵梦蕊给拦腰抱起,轻声地对着她说道:“蕊蕊,我们回去了。”

接着便抱着她转身往着包厢外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赵梦蕊开口了,只见她醉醺醺地开口说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赵梦蕊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叶秋没有办法,只能够重新将她给放回沙发上,然后对着她问道:“蕊蕊,怎么了?”

赵梦蕊此时闭着眼睛,脸上因为醉酒红通通的,浑身都散发着酒气,一看就知道被刚才那两个死胖子给灌了很多酒。

只见她依然满脸醉醺醺的地开口说道:“怎么,怎么证明是叶秋?必须要,必须要向我证明是叶秋才行。”

看来是真的喝醉酒了,叶秋很是无奈。

只见他对着赵梦蕊回应道:“听我声音不就知道是我了吗?”

那赵梦蕊右手一挥,然后用含糊的表情说道:“以为,以为我三岁小孩子吗?声音?声音可以模仿的。”

叶秋更加无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只见他对着赵梦蕊问道:“那说,要怎么样才能够证明我是叶秋。”

赵梦蕊躺在沙发上,由侧躺变成了平躺,然后脸上带着害羞的笑容说道:“如果,如果要证明是叶秋,那就,那就亲我一口。”

叶秋一下子愣住了,证明我是叶秋,就亲她一口,这是什么理由?

“为什么?”叶秋问道。

“因为叶秋,叶秋他喜欢我啊。”赵梦蕊说到这里,脸上不自觉地现出了害羞的表情,然后就见她举起右手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然后害羞地笑道:“不要告诉叶秋哦,他还不知道呢。”

叶秋:“……”

只见叶秋对着赵梦蕊问道:“怎么知道叶秋喜欢?”

赵梦蕊回道:“女人的第六感,嘻嘻,千万不要告诉叶秋!知道吗?不然以后我就不理了!”

叶秋接着说道:“我是叶秋的朋友,他让我来这里带走的,我们走吧。”

赵梦蕊挥挥手说道:“叶秋不来,我就不走了!”

叶秋实在是无语了,陷入了两难境地。

只见他对着赵梦蕊说道:“我是叶秋,我来接回家了。”

赵梦蕊再次挥挥手说道:“要证明是叶秋,就吻我!”

叶秋:“……”

如果换做其他人,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早就吻了下去了,但是叶秋他不会这样做,这样有点太乘人之危了,占人家便宜不好。

叶秋对着赵梦蕊说道:“别闹了,我现在带回家去。”

说着他便弯下腰来,准备将赵梦蕊给抱起来,结果她却是用力地挣扎了起来,嘴上喊道:“不是叶秋,我不走,我就不走!必须要叶秋来了才行!”

“我就是叶秋!”叶秋实在是无语到了极点。

“吻我,我就相信是叶秋。”

叶秋知道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要是这两个死胖子找来帮手的话,估计会很麻烦,所以必须赶紧带着赵梦蕊离开酒吧。

只见他妥协道:“好好好,我现在就亲。”

说着俯身下去,往着赵梦蕊的额头上亲了下去,他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口。

这刚刚亲完一口,正准备直起身来的时候,突然赵梦蕊双手抬起,一把抱住了叶秋的脖子,然后就见她激动无比地将头伸向叶秋的面前,用力地吻向了他。

赵梦蕊主动给叶秋来了一个亲嘴对嘴的亲吻。

这一下将叶秋给吓到了,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仿佛被定住了一样。

叶秋眼睛瞪的大大的,完全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赵梦蕊这个主动的吻,很快就调起了叶秋体内的雄性荷尔蒙,他只觉得热气腾腾,喘着粗气忍不住要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赵梦蕊突然却又放开了叶秋,整个人又躺在了沙发上。

只见赵梦蕊满脸幸福的表情,依旧是闭着眼睛满脸满足地说道:“我确定是叶秋了,走,叶秋,我们回家!”

叶秋愣在原地,看着赵梦蕊,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苦笑了起来。

喝醉酒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是最真实的状态,赵梦蕊说我喜欢她,看来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